会让那天下午我遇到的那些和善的人们保持一天的好心情

会让那天下午我遇到的那些和善的人们保持一天的好心情

  当法国和瑞士的小组赛最终以0:0握手言和,双双小组出线的时候,我终于松了口气。这样的结果,会让那天下午我遇到的那些和善的人们保持一天的好心情,不会因为瑞士的落败而沮丧和低落。

  这一届的欧洲杯小组赛沉闷而无聊,比赛拖沓,进球数少之又少,也没有什么黑马球队带来惊喜。但那个下午我过得很开心,在塞纳河畔,时尚与设计城的Wanderlust酒吧里,我们以足球的名义饮酒作乐大饱口福。比赛期间,瑞士国家形象委员会在此搭起了“瑞士之家”。最后一场小组赛的日子,瑞士人在比赛之前的那个下午,很有创意地来了一次美食大赛,让瑞士大厨乔治·温格和法国大厨克里斯提安·皮洛现场烹饪小食,供现场民众品评、投票。

  舞台周围的摊位上,则是2015-2016年度瑞士本土物产大赛获奖的美食。所以,尽管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去过瑞士,却可以向大家介绍最优质的瑞士物产,因为我统统品尝了一遍。

  瑞士这个夹在德国和法国之间的小国家,因为地缘的关系,被分成了德语区和法语区。生活在大城市的瑞士人,英语自然是了得的。但是这些常年生活在山里、乡下耕种、饲养的农牧民,就只会一种交流的语言。法语区的瑞士人,我们自然没有沟通的障碍,德语区的话,就只好比手画脚地跟他讲:你的东西真好吃。

  出现在这个展会上的瑞士物产,固然有用桃子酿的烈酒和阿尔卑斯高山野牛肉干这样少见的东西,但最多的还是奶酪。法语区的奶酪和德语区的奶酪很不一样,法语区的奶酪味道浓烈,德语区就要更柔软一些。

  最有趣的是一个展示糖浆的摊位,拿到了评比的金奖,但这个家族作坊的年青一代,却在念完大学之后,跑到上海的一家外资液压系统公司,干起了数控机床编程工程师的工作。

  在来到“瑞士之家”大快朵颐之前,我先去了就近的巴黎植物园散了会儿步,那里正在展出一些17——20世纪的植物素描图片。在植物学还没有那么发达的时代,欧洲的植物学家们非常流行使用观察法来研究植物,他们不间断地观察一株植物,何时发芽、何时开花、何时结果、何时凋敝。没有照相机,手绘就成为植物学家们的基本功。每一种花瓣、每一种根茎的形状、每一朵花的样子,都要用笔画下来,然后上色,让它们非常非常地接近实物。现在,在欧洲的很多旧货市场上,都还能淘到这些植物标本画册。它们总是带着一种有饱满时间跨度的美感,某些时候,比活生生的植物更能打动人。当我接过这位糖浆家族二代的名片的时候,我忽然就想起来那些几百年前的植物学家们,他们的家族一定不是什么农夫,可能是银行世家,或者是贵族出身,衣食无忧之后,总想着在某些领域再做出一些成就。就像电影之父卢米埃兄弟,出生于欧洲最大的摄影感光板制造家族,两兄弟却一心只想着如何能把活动的影像记录下来。

  我很喜欢和这些来自乡间的瑞士人相处,在西班牙、法国、瑞士、意大利等国家,来自乡间的人普遍都淳朴热情,又彬彬有礼。他们拿出最干净的诚意,我们便还以最没有戒心的笑容。在“瑞士之家”,他们提供了最好的食物,我们就吃到了饱含在食物里的用心。

  我后来把票投给了瑞士大厨乔治·温格,他调制的绿色酱汁,为简单的炒土豆丁里加进了春天的最质朴的青草味道。

本文标题:《会让那天下午我遇到的那些和善的人们保持一天的好心情》作者:admin
原文链接:https://tongqinqiche.com/post/4614.html
特别注明外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。

分享到微信

扫描二维码

可在微信查看或分享至朋友圈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